2018-04-27 08:57

主持人:

各位网友大家好,今天我们的访谈是迎来了一位重量嘉宾,就是我们人民网的老朋友,龚维斌老师。龚老师,欢迎您。

2018-04-27 08:58

主持人:

然后接下来我会简单地向大家介绍一下龚老师,龚老师现任国家行政学院进修部主任,社会治理研究中心主任,曾任国家行政学院应急管理培训中心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主要的研究领域是社会阶层、社会政策、社会治理和应急管理等。
我们从履历上就能看出,龚老师您是在这个社会治理和应急管理方面潜心工作多年,具备深厚的理论积淀和丰富的工作经验,所以说今天跟您在一起座谈交流,我是非常的荣幸。所以说,今天希望您能够围绕应急管理方面的体系建设,和相关的知识,然后我们展开探讨,给大家提供一场应急管理方面的饕餮盛宴。
然后今年的两会上,因为我们国家新成立了应急管理部,所以说的话,我们可以预测,我们国家的应急管理工作,迎来了一个全新的时期和时代。但是应急管理工作,它本身的开展是需要很多的政策和制度的保障。所以说我们中国有句俗话讲得好,就是无规矩不成方圆,所以说在我们国家应急管理体系建设方面,您这边能不能向我们做一个简单地综合的介绍。

2018-04-27 08:58

龚维斌:

中国这个应急管理体系建设,起步于2003年非典,非典是一个重大的突发事件,也是一个,应该说是一个危机事件,是一次灾难。但是灾难以后呢,我们党、我们这个国家、这个民族擅于学习,把这次危机变成一次发展的新的契机。

2018-04-27 08:58

主持人:

对。

2018-04-27 08:58

龚维斌:

2003年以后呢,我们就痛定思痛,对应急管理体系建设给予了高度重视。所以2003年以后,我们在体制机制、法制方面,在能力建设方面,我们又出台了一系列的这些政策、法规。所以到今天,应该说是有“十五年”的这样一个历程。回顾这过去“十五”年来,应该说我们国家对应急体系从分散到统一,从经验式的应对,到科学化的、法制化的这样一个应对。从我们过去领导干部不太重视,现在高度重视。那么从我们的一些救援的方式方法这个理念,过去以物为本,现在到以人为本,这样理念深入人心,所以应该说我们取得了很大的成就。

2018-04-27 08:59

龚维斌:

举几个方面的例子。比如说在我们,刚才你提到机构建设方面,我们2005年、2006年,国务院就成立了应急管理办公室,那么是中国的体制就上承下效嘛。国务院有了,那么省、市到县,甚至于少数地方我去调研,在乡镇都有应急机制。乡镇它就是有一些机构,我前年2015年带队去贵州,贵州有些乡镇,大的一些乡镇,它都在办公室里面有一些兼职的人员,专门做这方面的一些工作。所以这个应急管理办公室的建立,它标志着我们各个党层次,党委政府,应急委这样一个领导机构建设起来了,我们问题大的企事业达到也有了专门的应急机构。

2018-04-27 08:59

主持人:

对,尤其是一些特别大的生产类型的央企。

2018-04-27 08:59

龚维斌:

央企。你比如说中石油、中石化。

2018-04-27 08:59

主持人:

对,还有一些交通或者国防建设方面的。

2018-04-27 08:59

龚维斌:

对,这方面都是,应该说现在还比较完备的,那么在体制上。在法制上我们出台了,2007年我们出台了突发事件应对法。那么这是一个应急管理方面的一个基本法,是吧。

2018-04-27 08:59

龚维斌:

那么除此之外呢,我们各方面的一些,单行的一些法律。比如抗震救灾法了,防洪防汛方面的法律了。

2018-04-27 09:00

龚维斌:

等等,食品药品安全法了,食品安全法了是吧,这一方面我们还取得了很大的成就。在队伍建设上面,我们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,我们也建立了一些专业的救援队伍。包括我们把消防变成了综合应急管理的救援队伍,这一次应急管理部成立以后。

2018-04-27 09:00

主持人:

对,它的发展结构很大。

2018-04-27 09:00

龚维斌:

所以与之相类似的还有很多的,比如说核应急了,海上搜救了,航空救援了,这方面的能力都有很大的提升,队伍也有很大的这样一个装备,我们的训练都往前走了。所以应该说过去十几年,我们国家的应急体系建设取得了很大的成就。应该说呢,我们一方面工作在往前推进;当然另一方面形势发展呢,对我们提出了新的要求。与国外的发达国家相比,与人民群众期待相比,还有很大的距离。

2018-04-27 09:01

主持人:

对,还有距离。

2018-04-27 09:01

龚维斌:

所以这次党中央国务院审时度势,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,把我们过去的这些分散的一些力量重新组合,成立了一个叫应急管理部。这是一个,我们应急管理事业发展的一个阶段性的,标志性的成果。

2018-04-27 09:01

主持人:

也应该是对标这个国际先进经验对吧。

2018-04-27 09:02

龚维斌:

对,当然它也是立足中国的国情,不完全照搬国外的。

2018-04-27 09:02

主持人:

那像这个应急工作开展时千条万绪对吧,然后可能不同的人群,不同的单位,他对应急工作开展有一些个不同的理解的层面。

2018-04-27 09:02

龚维斌:

是。

2018-04-27 09:02

主持人:

你像很多业界也好,学界也好,然后对应急管理各种工作上的概念,可能有一些不同的认知。像我本人接触到的一些概念,譬如像应急管理,像风险管理,或者社会治理。从我个人角度来看的话,这三个概念好像是内涵非常一致,对吧。另外譬如说讲到安全,公共安全、国家安全和社会安全,它的好像形式表现起来也都差不多。所以说为了能够更好地给应急管理的工作,能够提供一个比较好的概念性的指示方向,您这边能不能从专业的角度给我们区分一下,这些个概念的内涵和外延。

2018-04-27 09:02

龚维斌:

是这样,你这个问题提的非常好。因为这些年来,我们国家应急管理可以说是,处于起步阶段,引入了很多国外的一些概念,我们自己本土呢也有一些概念,放在一起交叉使用。很不规范,应该说很不规范。但是这里面呢,也是反映了我们各个行业,各个学界,各个学术部门都在对这方面在开始研究,他的角度不一样。但是你梳理一下,到了现在这个阶段了,还是需要把一些概念做一个澄清。

2018-04-27 09:03

主持人:

对,应该是去粗取精。

2018-04-27 09:03

龚维斌:

我们现在今天讲的这个叫应急管理,那从概念上讲,从中国的汉语这个字面上讲,应急应急,它是对紧急状态的回应,对于紧急事态的反应。所以它面对的是已经发生了事儿,这个情况比较危急、紧急,这我们要做出反应的。那么你刚才提到这个风险管理。

2018-04-27 09:04

龚维斌:

大家知道什么叫风险?风险只是一种可能。可能是一种趋势。

2018-04-27 09:04

主持人:

它应该是一种预防。

2018-04-27 09:04

龚维斌:

那预防是说动作,风险它是一种趋势,是一种可能,是一种灾害的可能,是一种危害的可能,是一种破坏的可能,但它不一定是现实。那么应急是已经是成为事实了,所以我们讲这个风险管理,它跟应急管理密切相关。但是不是一回事。

2018-04-27 09:04

主持人:

肯定是有区别。

2018-04-27 09:05

龚维斌:

从阶段来讲,这个风险管理它是源头管理,应急管理的源头叫源头治理。我们把这个风险排除掉了,隐患排除掉了,那就没有应急了。

2018-04-27 09:05

主持人:

对。

2018-04-27 09:05

龚维斌:

那就不需要应急了。所以我们过去讲,这个应急呀,实际上现在讲的应急呢,包括你国家的突发事件应对法也好,包括我们现在讲的这些应急预案也好,它往往是讲要做风险管理。还要做事后的恢复重建,但其实呢,这就是用一个小词讲了一个大概念,把这个事前、事中、事后这三个阶段都包含了。如果要紧扣这个字面的意思“应急”,它是指中间这个事发这一阶段。所以在过去我们讲课里面,我会经常讲说,我们现在是用一个小词讲了一个大概念,但如果要把它拉长一点讲,风险管理其实呢,比应急管理重要。我们说我们做今天的访谈也好,做干部的培训也好,那就是希望它不要出事。我们做准备的目的是要无计可言,不要让别人说。但是真的这个无计可言,这种状态也不可能存在。

2018-04-27 09:06

主持人:

没错。

2018-04-27 09:06

龚维斌:

天下无贼那梦也实现了,不可能。所以它要出事了怎么办呢,我们要有计能言,所以两种状态。但是根本的问题,还在于风险防控,风险管理、风险治理。所以我想这是两个既相关,又有区别的概念。

2018-04-27 09:06

主持人:

它们是有机结合,但又有一个区别在。

2018-04-27 09:06

龚维斌:

它是有一个联系,但是有很大的区别,这是这两个概念。那么你刚才讲的。

2018-04-27 09:06

主持人:

社会治理。

2018-04-27 09:07

龚维斌:

社会治理呢,它可能是从范围来讲,比这个更大一些。比这个应急管理,比风险管理更大一些,从范围来讲更大一些。刚才说应急管理和风险治理,它从时段事件发生的链条上,它是不同的阶段。社会治理应该说呢,它包含了我们风险管理,也包含了应急管理。包含了这些内容,但它不只这些内容,社会治理。那么社会治理的很多理念、方法,也都适用于应急管理和风险管理。

2018-04-27 09:07

主持人:

比如社会治理的概念要大于风险管理和应急管理。

2018-04-27 09:07

龚维斌:

社会治理它既包含常态的治理,日常的这种管理,也是社会治理,和非常态的突发事件的处置、应对。

2018-04-27 09:07

主持人:

范畴比较广。

2018-04-27 09:08

龚维斌:

所以这是三个不同的概念。那么另外呢你是说,我们现在讲安全的概念。

2018-04-27 09:08

主持人:

对,三个安全。公共安全、国家安全和社会安全。

2018-04-27 09:08

龚维斌:

其实你要讲还有,你把这前面前个词都去掉,安全。

2018-04-27 09:08

主持人:

都是安全。

2018-04-27 09:08

龚维斌:

安全是最大的概念。安全,平安,secure是最大的对吧。但是国家安全,你像我们“十八大”以后,出台了一个《国家安全法》。总体国家安全观,应该说呢,这是上天入地。

2018-04-27 09:09

主持人:

对。

2018-04-27 09:09

龚维斌:

国里国外。

2018-04-27 09:09

主持人:

只要是属于我们国家的,都归在这个安全范畴。

2018-04-27 09:09

龚维斌:

对,这是最大的概念。那么国家安全下面是公共安全,公共安全呢就是很多时候,就跟我们现在讲的四大类突发事件相关,自然灾害。

2018-04-27 09:09

主持人:

它应该指的是公共场所对吧。

2018-04-27 09:10

龚维斌:

公共安全,它现在主要是跟我们生产、生活、发展息息相关的,具体来讲就是我们现在叫自然灾害,事故灾难,公共卫生,社会安全,这比公共安全大一些。那么社会安全就是公共安全的一种。

2018-04-27 09:10

主持人:

没错,对。

2018-04-27 09:10

龚维斌:

所以你看这几个概念是这么一个形式。这个安全呢,里面它自然会涉及到风险管理,应急处置,社会治理,所以它是不同层次的东西。所以我们如果说要细嗑的话,也需要把这些基本概念讲清楚,否则的话我看很多同志在讲的时候,经常跳跃。

2018-04-27 09:10

主持人:

没错,谈着谈着社会治理,可能跑到应急管理方面,或者说跑到其他层面。

2018-04-27 09:10

龚维斌:

对,经常看到也有一些相似,但是总是觉得有点似是而非,不是那么精准。

2018-04-27 09:11

主持人:

但是工作的聚焦出现一点偏差,这样的话有的时候指导的思想和原则,可能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。所以说我们未来做工作的话,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,就是要理清概念,确定对象,然后明确原则,这样的话才能有序展开。

2018-04-27 09:11

龚维斌:

你这个理论上都不清醒,工作上他就没有自觉,没有抓手对吧。

2018-04-27 09:11

主持人:

对。我觉得您一次性给我和广大的网友们,做了一个特别好的解答,以后这几个概念就不会再区分错了。然后像另外一个就是说,因为刚才您在第一个问题当中提到,就是说我们国家经过这么多年的应急管理体系建设,我们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,我们这个体系建设基本,应该说基本完备,或者说基本完成,阶段性取得了很大的成就。但是从您专业的研究角度来讲的话,您觉得我们在整个应急管理体系建设的过程当中,以及我们现在所取得的这种阶段性的成果,还存在哪些个不足,需要进一步提高的地方。

2018-04-27 09:11

龚维斌:

应该说我们现在应急体系建设,从体系建设上四梁八柱是有了。我们现在机构,工作的一些机制,我们一些法律法规,基本的队伍还有基本的物资保障,还有一些理念也都齐备了。但问题是,我刚才讲的社会发展很快,中国是现在这叫千年之唯有变局,巨大的这个社会变迁,快速的城镇化、工业化,社会结构、经济结构、思想观念、利益格局都在变化。所以这里面有很多风险,很多挑战,你过去想都不敢想的。

2018-04-27 09:11

主持人:

您譬如说举个具体例子。

2018-04-27 09:11

龚维斌:

从自然灾害来讲,你看我们有一些很特殊的,这种叫巨灾。2006年发生的…2015年发生的东方之星,顷刻之间那四百多人就没有了

2018-04-27 09:12

主持人:

这个挑战了传统认知。

2018-04-27 09:12

龚维斌:

传统认知,在列客航运里面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事,对不对,这个恶劣的天气灾害没想到。在城市里面,像那一年发生的深圳的12.20,还有天津的8.12安全审查,大爆炸。这都是过去传统安全理念里面,很难遇到的这些事对吧,这些都发生了,很多是人为的。我们这个风险也好,自然灾害也好,突发事件也好,主要是两类。一个是什么?人为的;一个是自然的。

2018-04-27 09:12

主持人:

像动车追尾算不算?

2018-04-27 09:12

龚维斌:

那当然是算了。

2018-04-27 09:12

主持人:

它应该算是社会安全,对吧。

2018-04-27 09:13

龚维斌:

社会安全。

2018-04-27 09:13

主持人:

社会安全领域的突发事件。

2018-04-27 09:13

龚维斌:

你比如说现在我们这个城市发展这么快,系统这么发达,也很便捷,一断网怎么办。

2018-04-27 09:13

主持人:

没错,这是个大问题。

2018-04-27 09:13

龚维斌:

一断水怎么办,一断电怎么办。

2018-04-27 09:13

主持人:

没错。

2018-04-27 09:14

龚维斌:

对不对?

2018-04-27 09:14

主持人:

对,高铁原来也没有,现在有高铁了。

2018-04-27 09:14

龚维斌:

高铁没有了怎么办,这就是新型的挑战随时发生。所以尽管我们过去十几年,说四梁八柱都有了,取得了很大成就,但是应该看,我刚才讲了,跟发达国家相比,跟快速的发展形势的要求相比,跟老百姓的要求相比。

2018-04-27 09:14

主持人:

这个诉求。

2018-04-27 09:14

龚维斌:

诉求,经济发展水平比较低的时候,人们为生存奔波,为填饱肚子发愁的时候。

2018-04-27 09:14

主持人:

对,他可能无暇顾及太多的东西。

2018-04-27 09:14

龚维斌:

对于这些生命的质量,生活的质量,安全的质量要求是没那么高。

2018-04-27 09:15

主持人:

当时处于马斯洛需求阶梯的底层。

2018-04-27 09:15

龚维斌:

对,没那么高。所以现在一方面呢就是说,客观的这个事儿,突发事件的可能性发生的概率可能高一些。人类活动越频繁,改造自然能力越强,恩格斯说这个大自然可能会报复我们越多对吧。

2018-04-27 09:16

龚维斌:

那另一方面呢,我们这个老百姓的忍受度、耐受性,他其实是下降的,本身是下降的,那这样就拉大了我们这个,就给我们工作增加了很大的压力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来对标我们在这个,一个说我们这个理念上。

2018-04-27 09:16

龚维斌:

在意识上,我们还有很大的距离。很多人抱有侥幸心理,无论是领导干部,企业生产经营管理者,还是我们普通的老百姓,这种应急意识、危急意识、风险意识还不牢固。

2018-04-27 09:16

主持人:

尤其是我觉得像我们普通的民众,其实所谓的应急管理,民众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参与环节。我们这个民众他一些个应急的意识和基本的知识都不具备。

2018-04-27 09:16

龚维斌:

很多是他不知道,比如说这个地震来了他怎么跑啊,毒气来了怎么跑啊,这些意识都是抱有侥幸心理,这是很大的一个缺陷。第二个是缺基本的能力,平常我们对于很多事没有训练,没有准备。那么另外呢从国家层面来讲,我们国家层面来讲,应该说呢,政府高级领导干部,中高层领导干部,可能现在意识越来越强,但基层单位现在可能…

2018-04-27 09:17

主持人:

还薄弱。

2018-04-27 09:17

龚维斌:

不是意识,我们这方面就是,我们还是准备不足。

2018-04-27 09:17

主持人:

准备不足,条件上比较弱一点。

2018-04-27 09:18

龚维斌:

我们现在是重事后处理,重应急轻预防,重事中处理。

2018-04-27 09:18

主持人:

重建。

2018-04-27 09:18

龚维斌:

不是重建,重这个事中处置,事后重建。但是对预防这块…

2018-04-27 09:19

主持人:

那这个就应该是风险管理。

2018-04-27 09:19

龚维斌:

风险管理,风险意识不够。刚才我们说,还是跟第一个问题有关。那么另外呢就是我们这个基层的能力还是薄弱,另外我们现在是快速城镇化,对城市怎么应急管理。

2018-04-27 09:19

主持人:

对,因为城市管理水平逐步提升。

2018-04-27 09:19

龚维斌:

还是有很大的距离,所以2015年嘛,中央专门召开了城市工作会议,也是时隔38年以后,37年以后改革开放的第一次。

2018-04-27 09:19

主持人:

城市化水平很高了现在。

2018-04-27 09:20

龚维斌:

已经超过…马上达到60%了,百分之五十八点几了。但是我们过去习惯在农村,我们城市怎么办?所以有同志讲了,说现在叫城市是脆弱的城市,农村是不设防的农村。城市要造成的这种危害,那就是损失非常大。

2018-04-27 09:20

主持人:

损失更大,因为它人口比较集中。

2018-04-27 09:20

龚维斌:

你看我刚才讲,水、电、路、气这些基础设施,怎么安全保障运行,对不对?我们社会矛盾,利益格局,公共卫生,食品药品安全。方方面面,这个压力非常大的,所以这个怎么弄,现在没有很好的这些规划。

2018-04-27 09:20

主持人:

对,需要我们不断地去探索,去总结。

2018-04-27 09:20

龚维斌:

另外呢我想现在我们在体制上,在能力上,我们一个地区,一个单位,一个部门,可能能力比较强,但从协调。

2018-04-27 09:21

主持人:

对,协调联动有一定的问题。

2018-04-27 09:21

龚维斌:

协调联动。比如跨区域的,跨部门的,跨流域的,跨行当的,跨行业的是吧。还有一些风险,突发事件是跨界的。是综合的。

2018-04-27 09:21

主持人:

不是一个部门,或者是一个行业能够处置的。

2018-04-27 09:21

龚维斌:

它经常是转化的,流动的,变动的。所以这方面呢,我们能力准备不足。那么更重要的现在还有一个,我们现在对外开放的力度越来越大,就要走出去。

2018-04-27 09:22

龚维斌:

是吧,一方面我们的侨民,我们的海外利益怎么保障?每年因为一两亿,人来来回回地跑,我们大量的中资企业,中资机构在外面,有旅游出去的,有务工的,有经商的,有探亲访友的,有学习的对不对。这些怎么办?还有外国人到我们这儿,所以我们说,这些能力呀概括起来说,概括起来说第一个就是,我们在体制机制上还有不完善的地方。

2018-04-27 09:22

主持人:

对,还继续完善机制。

2018-04-27 09:22

龚维斌:

另外我们在工作机制上,还有不完善的地方。是吧,特别是这个协调机制,联动机制。另外我们就是说,对这个基层比较薄弱。国际化。

2018-04-27 09:22

主持人:

条件匮乏,经验也不足。

2018-04-27 09:23

龚维斌:

另外我们还有一些,像一些核心能力,技术上上不去。队伍上,为什么这次应急管理部成立,把很多队伍整合到一块来,这方面我们还是有差距的。因为你要中国的事,中国很大,你说有吧它都有,但是有的时候,真需要的时候它用不上,布局不合理,能力不够强,技术上不去,这些方面还是比较突出的。所以应该说,我们只能说过去十五年,应急管理、体系建设、能力建设取得了很大的成就,但是仍然任重道远,我们希望借这次改革的东风,能够进一步…

2018-04-27 09:23

主持人:

提到一个新的段位上。

2018-04-27 09:23

龚维斌:

加强这方面工作,能够推动应急管理体系,向着更高的水平去迈进。为我们这个全面建设小康社会,提供坚实的保障,那么这也是我们公共安全,也是最基本的民声。

2018-04-27 09:23

主持人:

关于这个问题,我特别想再给您追加一个问题。因为你像我是从事舆宣工作,所以说的话,我们这么多年以来,在实际的工作过程当中,我们发现了一个现象。就是很多社会事件发生之后,其实我们线下的处置水平是非常的高,效果也非常的好,但是在舆情回应方面总是差强人意,然后引发了很大的与人质疑和舆情压力,进而威胁到社会的稳定。然后我就一直很困惑,也很疑惑对吧,这个也应该是属于社会应急管理的范畴,这个属于,或者是网络突发事件,或者是一些个社会事件,它所衍生出来的舆情。就是说这个舆情监测分析,和舆情的回应,是不是也应该纳入到应急管理的整个范畴,这样对不对?

2018-04-27 09:25

龚维斌:

非常对。我在这几年的教学当中,总结了四个字。我说应急管理,如果以突发事件为中心,从事前、事中、事后这三个阶段看,其实就围绕四个字做文章,下功夫。第一是防,防就是刚才我们提到的叫风险防范,风险管理,隐患排查。织牢公共安全网,你做基础性工作。

2018-04-27 09:25

龚维斌:

事中干什么呢?事中两个字:一个是做,一个是说。所谓做就是处置。

2018-04-27 09:25

主持人:

处置,说就是舆论回应。

2018-04-27 09:25

龚维斌:

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我们干这个事。但是不同的行当,突发事件它就需要不同的处理办法。譬如安全生产跟公共卫生,跟群众聚集这些事件是安全事件,他肯定处置的方法不太一样。这叫做。

2018-04-27 09:25

主持人:

要因事而议。

2018-04-27 09:26

龚维斌:

因事而议,这叫做,它需要有专业化的手法来。第三个字就是说,这个过程里面其实就要说。

2018-04-27 09:26

主持人:

对,因为公众具有知情权。

2018-04-27 09:26

龚维斌:

说是什么?说就是形象的说法,对吧。它实际上是舆情的回应,和信息的发布。对内我们也要说,怎么说?我们这个信息怎么报送,对领导干部要接到一个事,对下也得有布置,有交代。对上得有报告,相关的部门也要通报,对社会要有新闻发布。

2018-04-27 09:26

主持人:

对,要有说法。

2018-04-27 09:26

龚维斌:

有个说法对不对,那么你社会上还有一些舆情,那你还得要及时反映,及时反馈,要进行公开真相。但这个说它还有一套,有传播大众的这个心理,符合这个传播,围绕大众心理,要朝着有利于工作,问题解决的这方向去。它本身是一个科学,也是一个艺术。

2018-04-27 09:27

主持人:

对,也是一门技术。

2018-04-27 09:27

龚维斌:

也是一门技术,对吧。你不是说谁都能够说的。也不能说随便就可以说的。谁来说,但它由权威人士来说,由专业人员来说对不对。所以要客观真实,要主动及时。 

2018-04-27 09:27

主持人:

要全面,要详细。

2018-04-27 09:28

龚维斌:

所以说这是第三个字。第四个字就是建,恢复重建。恢复重建的目的是安抚社会,安定秩序,我们这个当然不是简单的回到前面,回到从前恢复原状,是因为把这危机突发事件当做一次轻的发展的契机,在一个更高水平上,更高起点上去发展、去建设,所以呢我说这个为三个阶段,四个字:防、做、说、建。当然这也是我们过去一帮同事,我们一起在商量探索总结出来的一些东西。所以说在我们这个应急管理培训里面,教学里面,舆情应对是重要的板块。为什么你现在看这个应急,这个新闻发布,你看从新闻发布这个角度来讲,什么时候发布啊?重大事件是吧。重大政策,重要决定,重要活动的时候,大家出台了,推出了,大家感兴趣。

2018-04-27 09:28

主持人:

现在信息发布,中央是有明确的文件要求的。

2018-04-27 09:28

龚维斌:

对,那么很重要的另外一个,就是这个突发事件,大家感兴趣,大家关注对吧。所以它自然的是成为应急管理。

2018-04-27 09:28

主持人:

对,因为这个应急两个字,跟重大、跟突发,它其实是有很强的内涵联系的。

2018-04-27 09:28

龚维斌:

是,所以咱们跟合作,过去是很多的。

2018-04-27 09:29

主持人:

对,你像中央发布的政策文件嘛,要求重大突发的舆情事件发生之后,政府部门要在五个小时之内进行全文发布。

2018-04-27 09:29

龚维斌:

它起到这么一个作用,第一个呢你公布真相。第二,你也要公开对不对,那么你解疑释惑是吧。另外呢你还可以干什么?你还可以指导群众。

2018-04-27 09:29

主持人:

没错。

2018-04-27 09:29

龚维斌:

比如说“非典”来了,我怎么样判断我是不是得了病?他发热是“非典”很重要的一个标志,但是发热不一定就是“非典”。

2018-04-27 09:29

主持人:

没错,它只是症状之一。

2018-04-27 09:29

龚维斌:

只是症状之一,这个时候专家来讲就很有说服力,他来给你讲哪些指标。你怎么样去消除恐慌,你怎么样去避免感染上,他给你传授必要的一些技巧。

2018-04-27 09:29

主持人:

没错。

2018-04-27 09:30

龚维斌:

一些知识。地震来了,我们怎么逃生?地震以后,我们怎么样重建等等。所以它这个舆情,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

2018-04-27 09:30

主持人:

而且根据我们这边的工作的感受来看的话,我们很多地方对吧,各级的党政部门的领导干部们,可能在舆情方面的素养还是偏弱。

2018-04-27 09:30

龚维斌:

偏弱,首先是理念上有问题。你看昨天我看国务院办公厅发了文,说对地方不好的要问责,我觉得这也是给推了一步。

2018-04-27 09:30

主持人:

对,证明有了问题,中央才会进一步加强这方面的工作要求。

2018-04-27 09:30

龚维斌:

对,现在我们接触很多干部,一个是不敢说,还有一个是不愿意说。

2018-04-27 09:30

主持人:

不会说。

2018-04-27 09:30

龚维斌:

还有呢是不会说,还有是不屑于说。他觉得这事儿有什么好说的,对不对。有的时候不敢说,说了省怕犯错误。另外他有的时候就想不到说,还有的不会说,胡说对吧。

2018-04-27 09:30

主持人:

雷人语录,层出不穷。

2018-04-27 09:31

龚维斌:

所以这几方面,我们这一方面的媒介素养需要加强。

2018-04-27 09:31

主持人:

这也就是您其实刚才的解读,也就阐述了,未来我们应急管理对吧,他的演练和培训,以一个很重要的方向,一个指导方向,可能必须要加强舆情回应,和舆情素养方面。

2018-04-27 09:31

龚维斌:

我在应急管理培训中心,每年都要给国务院新闻办举办两期全国政府新闻发言人培训班。到去年办了十几期,全国省级以上的政府新闻发言人,过去老的(新闻发言人)都在我们那儿培训过。

2018-04-27 09:31

主持人:

对,这项工作还是有必要进一步加强。

2018-04-27 09:31

龚维斌:

对。

2018-04-27 09:32

主持人:

另外就是在2013年的时候,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突发事件应急预案管理办法,发布了规章制度。然后对于这个突发事件应急预案,就是说我从两个层面来理解。第一个,从我们国家的层面,是不是已经建立了一个国家层面的应急预案?这是第一个;第二个的话,就是我们省、市、县到乡,这几级政府部门,是或者说相应的一些行业,卫生、交通,是不是都已经建立了比较齐备的突发事件,应该说应急预案,这些方面的制度,或者说方案?您是怎么看待目前预案建设的情况和成果的?

2018-04-27 09:32

龚维斌:

讲到预案,我觉得这个事儿是这样。这个预案它不是分说,在国家层面,当然有国家层面的。我们预案新的分类,就是你刚才提到2013年,国务院办公厅发的一个预案管理办法,它是在过去大概2004年,2005年的时候有一个预案管理办法,做了一个修订。修订以后呢,对这个预案的分类,做了一个重新的界定。我们现在叫政府预案,政府预案就是包括总体预案,专项预案还有部门预案。

2018-04-27 09:32

主持人:

分得很细。

2018-04-27 09:32

龚维斌:

对,这是政府预案,当然还有基层单位预案,和企事业的一些预案,大概就这么两个层面,三个类型。政府预案、基层预案,基层单位和企事业,就是政府和非政府吧,概括说主要是两大类。那么应该说呢,经过这十几年的努力,我们现在这个预案是叫横向到边,纵向到底,就是全覆盖了。

2018-04-27 09:32

主持人:

这是一个专业名词。

2018-04-27 09:32

龚维斌:

这就是一个形象的说法,所有的。包括你人民网、人民日报都肯定有好多种语言。

2018-04-27 09:33

主持人:

应该有,在各个的管理中,各种什么火灾,突发情况。

2018-04-27 09:33

龚维斌:

火灾,地震,水灾,群众上访等等,肯定都会有预案,都会有预案。但是我现在想强调的预案,其实为什么党中央国务院这么重视这个事?要求基层要编制好多东西,预案是抓应急管理的最重要的抓手。

2018-04-27 09:33

主持人:

它应该属于像是指导方针。

2018-04-27 09:33

龚维斌:

它是一个很重要的抓手,我去年在中国党政干部论坛,就是中央党校举办的一个杂志上面,我专门写了一篇文章。我说这个预案工作是做好应急管理工作的最重要的抓手,为什么呢?因为从理论上来讲,什么是预案?预案是对过去应对突发事件经验教训的一个总结。

2018-04-27 09:33

龚维斌:

对当前和今后,可能遇到的事情进行风险评估基础上,根据过去的经验教训,提出的应对未来这种趋势的突发事件的工作方案,所以它连接着过去、现在和未来。

2018-04-27 09:33

主持人:

对,非常形象。

2018-04-27 14:01

龚维斌:

它是我们应急管理所有工作,叫体制机制、法制能力物资的一个重要的支撑点,一个结合点。所以你抓应急管理工作,你不抓预案,那就是零打碎敲

2018-04-27 14:01

主持人:

没有系统性的开展。

2018-04-27 14:01

龚维斌:

没有系统性,系统性靠哪?靠预案。那么抓预案怎么抓,抓两件事,两个字:第一个是编,你得要科学编制。

2018-04-27 14:01

主持人:

编写预案。

2018-04-27 14:02

龚维斌:

编写预案,编制预案。我们现在也都在编,编了叫横向到边,纵向到底都有了。

2018-04-27 14:02

主持人:

厚厚的一本。

2018-04-27 14:02

龚维斌:

对,厚厚的一本。第二个是什么?要练。你不练就是空的。

2018-04-27 14:02

主持人:

就是纸上谈兵。

2018-04-27 14:02

龚维斌:

纸上谈兵。

2018-04-27 14:02

主持人:

对。

2018-04-27 14:02

龚维斌:

你编完了以后放在了文件柜子里面,你应对上级来检查。

2018-04-27 14:03

主持人:

这是形式上具备了。

2018-04-27 14:03

龚维斌:

你形式上的东西,出了事我拿来。

2018-04-27 14:03

主持人:

出了事就慌了,谁也找不着谁。

2018-04-27 14:03

龚维斌:

出了事,它也起到作用,可以问责的时候免责是吧,挡箭牌,但没有真正发挥作用。所以我提出的第一个要科学编制,科学编制那么首先就要进行什么?就要进行风险评估。

2018-04-27 14:03

龚维斌:

你这个单位,这个部门,这个行业重要的风险员,这个风险点要进行摸排,进行评估,进行分析,也并不是所有的风险都要风险员。发达地区那个单位里面,在政府基层单位,比如工业生产制定了很多很多预案,你那个落后地区它的工业化程度不高,它就不一定啊。

2018-04-27 14:04

主持人:

对。

2018-04-27 14:04

龚维斌:

它不是简单的对应。

2018-04-27 14:04

主持人:

它的工业风险偏低,可能农业风险要偏高一点。

2018-04-27 14:04

龚维斌:

对,所以你得要根据实事求是去分析。而且有一些风险,可能有,但是它这个发生的概率非常小,千年等一回对不对。而且造成的影响。

2018-04-27 14:04

主持人:

对,也不大。

2018-04-27 14:04

龚维斌:

也不大,那就拉倒了对不对。

2018-04-27 14:05

主持人:

或者把它排在最后。

2018-04-27 14:05

龚维斌:

排在最后,就不一定要优先考虑。

2018-04-27 14:05

主持人:

没错。所以这就需要科学的分析和研判。

2018-04-27 14:05

龚维斌:

要分析。那我们现在很多时候,很多事是拍脑袋出来的。别的单位或者上级政府有一样,我拿来抄的。那么这样的预案,你说它能有针对性吗?有操作性吗?没有,这是第一个问题。第二个问题,我们这个编制的方法,我们这个方法不科学。我们很多呢,它没有进行情境的设置,部队里面叫什么?叫想定,情境想定。这个事到底会是怎么样的?你得要设定,要亲近地推演。比如遇到地铁火灾了,它发生这个灾害的链条是什么?你得推演一次。通过这个推演,然后倒过来说,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力量,需要什么样的物资装备,需要什么样的手段,这样就会形成应对的时候,编制出来的一个预案,就会有无缝对接。我们现在很多时候这个预案,它是从各个单位一亩三分地职责出发去,那么这个灾害发生,这个链条它不是根据你一亩三分地来的,你的职责来的。

2018-04-27 14:06

主持人:

是跨界的。

2018-04-27 14:06

龚维斌:

所以经常会有一些协调上有问题。

2018-04-27 14:06

主持人:

就是协调联动存在一些个不擅长的地方。

2018-04-27 14:06

龚维斌:

从部门来讲这个预案都是好的,但一放到现实里面它就不行了。

2018-04-27 14:07

主持人:

对,你这个部门的预案,和我这个部门预案它打架。

2018-04-27 14:07

龚维斌:

你比如举个例子:救灾。现场不同的部队,不同的单位来了,从自己的队伍都去了,现场谁来指挥这个事。

2018-04-27 14:07

主持人:

没错。

2018-04-27 14:07

龚维斌:

我怎么配合。

2018-04-27 14:07

主持人:

这个军地之间对吧。

2018-04-27 14:07

龚维斌:

这个标准是不是统一。

2018-04-27 14:07

主持人:

对。

2018-04-27 14:07

龚维斌:

报告的程序是不是规范,所以要不进行这样一个推演的话,这就会往往出现很多协调上的问题。那么现在说协调能力不行,协调不畅,我觉得就从预案应该给抓起。

2018-04-27 14:08

主持人:

没错。

2018-04-27 14:10

龚维斌:

这是第二个大的问题。第三个问题,我们就是现在预案的修订,预案的演练。

2018-04-27 14:10

主持人:

对。

2018-04-27 14:10

龚维斌:

存在很大的问题。预案弄完了以后就放在那了,多少年不动。

2018-04-27 14:10

主持人:

需要把它从书架上拿下来,拿到现实当中展开念一遍,模拟场景。

2018-04-27 14:10

龚维斌:

还要经常修订。机构,比方这一次机构变动。过去要找的那个部不存在了,人不在了,岗位换了对不对。

2018-04-27 14:11

主持人:

需要新的角色补充进来。

2018-04-27 14:11

龚维斌:

三五年,一两年你再修订一次,我们经常是制定出来就放在那儿放着,多少年不动,这不行。所以另外呢就是,上下一般粗,看这个预案都长得一样。

2018-04-27 14:11

主持人:

缺乏个性化和现实的契合性。

2018-04-27 14:12

龚维斌:

所以这个叫操作性、针对性、实用性就比较差。所以大家都说预案很重要,但是它就用不上。另外就说,我们这个预案编的现在太繁琐,搞厚厚一本,你刚才说的厚厚一本,预案越厚越没用。我们说这个预案,应该把它要从内容上,要尽可能的图表化。

2018-04-27 14:13

主持人:

对。

2018-04-27 14:13

龚维斌:

能用图表的不要用文字。

2018-04-27 14:13

主持人:

就是简单明快,一目了然。

2018-04-27 14:13

龚维斌:

要一目了然,简洁明了。在载体上卡片化,折页放口袋里,或者变成数字化放到手机APP里面。

2018-04-27 14:13

主持人:

对,随时查阅。

2018-04-27 14:13

龚维斌:

你这个预案要实用,要精准对吧。那么政府的预案,它不可能那么简单,那怎么办呢?得配上现场操作手册,基层的预案就是刚才我讲的那几条干货,主要突出两条:第一个就是怎么处置;第二个就是先期,这个叫先期响应,第一个是先期响应,你不能等。

2018-04-27 14:13

主持人:

对,等就错过了应急管理的操控期。

2018-04-27 14:14

龚维斌:

你先要自救,然后才是别人支持你。所以先把自己解救,先自己解决问题,这是叫先期处置。先期处置干什么?现场防控,消除隐患,尽量消除隐患是吧。我们这个伤员转移,紧急救治,现场分控;第二件事情,信息报告。信息报告别人支持你呀,别人支援你对吧。像上级领导单位知道这件事,所以这个预案,第一件事情要编,编就要考虑这些因素。

2018-04-27 14:14

主持人:

没错。

2018-04-27 14:14

龚维斌:

对吧,我们现在都没做好。

2018-04-27 14:14

主持人:

对。

2018-04-27 14:14

龚维斌:

所以它第一个环节就不行。

2018-04-27 14:14

主持人:

我们现在应该是解决了有无。

2018-04-27 14:14

龚维斌:

有和无的问题。

2018-04-27 14:15

主持人:

现在又到达了一个进行质量。

2018-04-27 14:15

龚维斌:

要科学、合理、实用,要管用。

2018-04-27 14:15

主持人:

对,要提升到第二个段位。

2018-04-27 14:15

龚维斌:

第二个字,就是练,要科学演练。

2018-04-27 14:15

主持人:

对。

2018-04-27 14:15

龚维斌:

我们现在演练也在搞,大家搞得轰轰烈烈,但是很多时候是假的。

2018-04-27 14:15

主持人:

没错。场景不贴切。

2018-04-27 14:15

龚维斌:

不,演的成分多,练的成分少,表演,不断地彩排,他没有把它真正放到里面去。

2018-04-27 14:16

主持人:

没有发现真正的问题。

2018-04-27 14:16

龚维斌:

没发现真正问题,我们现在其实说,这个领导干部你得是什么?叫无脚本演练,直接把你推到现场,给你出情况,给你出状况,你就真实地去应急反应。那当然了,你可能有正确的动作,也有错误的动作,也有不到位的动作是吧,那怎么办呢?旁边有专家。

2018-04-27 14:16

主持人:

对,有评委专家能够指点出来。

2018-04-27 14:16

龚维斌:

评估专家事后给你回放,给你评估。

2018-04-27 14:16

主持人:

点评。

2018-04-27 14:16

龚维斌:

给你点评,给你提升,在错误当中学习。我们现在这个演练都是百分之百成功的,都表演的非常漂亮的。

2018-04-27 14:16

主持人:

因为导演的好。

2018-04-27 14:16

龚维斌:

这个其实学不到多少东西。

2018-04-27 14:17

主持人:

对。

2018-04-27 14:17

龚维斌:

这是叫无脚本演练,或者说叫双盲演练。事先我不告诉你这个事件,也不告诉你地点,我把你放到那去演练,这样效果就好一些。包括我们这是一种要练,当然练了,这是有实战演练,刚才讲的实战。当然还有一种,现在我看你人民网叫演练基地,教学室演练,桌面推演也可以,当然这里面需要不同类型的,不同层次的,不同方式的。但总之要科学的去练,把那个编好了,练好了,能力就提升了。

2018-04-27 14:17

主持人:

没错,而且我个人感觉,像这种演练提升能力,不可能通过一两次你能提升,它就像这个军队,士兵每天的训练一样。

2018-04-27 14:17

龚维斌:

要常态化。

2018-04-27 14:17

主持人:

要经年累月常态的,一年几次。

2018-04-27 14:17

龚维斌:

要常态化,制度化。另外预案里面所规定的一些人、财、物相关的一些东西,要落实到位。

2018-04-27 14:17

主持人:

对,而且最重要的一个就是说,它不是一个部门的事,每次真正演练的话,一定是要跨部门,大家一起动员这个人力、物力。

2018-04-27 14:17

龚维斌:

对,有综合演练,有单项演练。

2018-04-27 14:18

主持人:

可以拆开。

2018-04-27 14:18

龚维斌:

可以拆开。你比如说这个技术演练,消防那它肯定是自己经常去演练,这是单项演练。那么我们在管理这个角度来讲,领导干部综合管理它就是综合的演练了,对吧。指挥、协调、调度、决策、信息报告,它就不是一个单项的,方方面面。

2018-04-27 14:18

主持人:

您对这个预案谈得非常的彻底和深刻。另外您看,现在我们国家发展,进入了“十三五”时期,这是一个新时代的特别大的特征,然后您觉得我们应急管理事业,它在“十三五”阶段,会有哪些新的发展的趋势和特点?

2018-04-27 14:18

龚维斌:

“十三五”时期,我们国家出台了一个,去年2017年1月份,国务院办公厅专门出台了一个文件,叫国家“十三五”时期突发事件应急体系建设规划,我也参加了这个规划的起草工作,部分参与。

2018-04-27 14:18

主持人:

挺好,您现在是现身说法。

2018-04-27 14:18

龚维斌:

对,因为参加过几次讨论吧,因为它当时也涉及到我们一些工作。定出的一个基调就是,叫补短板,强基层,促协同,然后是强核心,大概是这么几条,这四条。那么为什么叫补短板呢?因为我们“十三五”时期,它是建立在国家“十一五”“十二五”前十年,我们有两个,前面有两个五年规划。“十一五”时期的规划,“十二五”时期的规划。

2018-04-27 14:18

龚维斌:

然后刚才讲了,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。但是你得对对标,你得排查排查,我们现在还有哪一些薄弱环节,要叉圈补“十三五”时期。

2018-04-27 14:19

主持人:

这个很重要。

2018-04-27 14:19

龚维斌:

不是完全的说全面系统了,我们要把这个随同短板给大补齐。

2018-04-27 14:19

主持人:

因为我们整个的体系其实已经建立起来了。

2018-04-27 14:19

龚维斌:

对,第二个呢叫强基层,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一个短板在基层,刚才讲的老百姓也好,我们基层的社区也好,企业单位也好,这方面的意识,这方面的能力,这方面的准备都严重不足;第三就是我们一些核心的,强核心,这个核心的能力,核心的装备现在还不行。

2018-04-27 14:19

主持人:

也不足。

2018-04-27 14:19

龚维斌:

第四个就是协同,特别是国内国外的协同,走出去这个配制还不够。那么根据这样一个来讲呢,我觉得“十三五”时期,我们这个应急管理发展可能一个态势。第一个呢,就是我们社会的力量,基层的力量的应急管理的能力,会有较大的提升。您刚才不是说,他针对这一些做了很多的工作嘛,强基层,强核心。

2018-04-27 14:19

龚维斌:

社会的这个力量,基层的力量。因为过去十多年,我们在政府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。

2018-04-27 14:19

主持人:

原来我们铺面,现在抓点。

2018-04-27 14:20

龚维斌:

抓点,这些也是做面上的工作,但是从政府走向了社会,共制嘛。“十九大”讲叫共建、共制、共享,社会治理的新理念,打造这个格局。现在其实这“十三五”时期,这个共制的格局会进一步形成,那么应该说是社会参与进一步扩大,社会参与的能力和水平会进一步提高,这是第一个可能;第二个呢,就是队伍、装备这个能力会大大加强,特别是我们从2014年吧,国家出台了初建应急产业发展的意见,国务院发了一个文件。就是对于科技、装备这方面,我们这几年做了很多工作,我记得是2015年的时候吧,全国以工信部和国务院应急办一块,在全国选了七个地方搞试点,搞信息产业基地建设,那么在应急装备方面,我觉得可以迈出新的步伐。

2018-04-27 14:20

主持人:

技术保障的水平会提升。

2018-04-27 14:20

龚维斌:

提升,你比如说我们“十二五”时期,我们建立了AG600大飞机,它就是灭火的。

2018-04-27 14:20

主持人:

对,灭火的。

2018-04-27 14:20

龚维斌:

我到法国去看过,法国人家森林消防,那个飞机过去几秒钟在水面上一飞,就吸上去好多吨。那过去我们森防办我去看,我也去问过他,他们那是吊桶式的,是吊上去的再洒,但是现在我们也能够做到了。一吸水都上去了,这方面是很大的提升。那么你像应急产业,我们在税收、在土地等等方面,在政策上,产业增产上也有很多支持,那么我们这方面会有很大的加强。那么另外我们就是应急,特别是信息化、智能化方面,也会有很大的加强,这一次机构改革以后,我们这个队伍又进行了优化,隶属关系,我们装备和建制都会有一些新的举措。

2018-04-27 14:21

主持人:

对,整合资源的力度会更大。

2018-04-27 14:21

龚维斌:

所以这是第二个方面,就是我们的强核心这个能力会增强;另外我是觉得,我们现在有一个重大的转变,就在体制机制,包括我们的理念上,就是综合应急,这方面会进一步加强。

2018-04-27 14:21

主持人:

综合应急。

2018-04-27 14:21

龚维斌:

这个应急,因为现在突发事件,它这个跨界性、转化性比较强,很少有突发事件是不利的。我们经常讲四大类,自然灾害,事故灾难,公共卫生,社会安全。

2018-04-27 14:21

主持人:

它不会单是其中一类。

2018-04-27 14:21

龚维斌:

它有一个就会转化成一系列,我举一个例子,这个地震,自然灾害吧。死了人会不会有医疗,公共卫生了。大病大灾以后防疫情扩散,是不是公共卫生,搞不好老百姓还有意见,因为社会安全。

2018-04-27 14:22

主持人:

没错,全涵盖了。

2018-04-27 14:22

龚维斌:

全涵盖了,你给厂子断电了,倒塌了,不是变成了安全生产嘛。对不对,所以很少是孤立的,所以综合应急是吧,这方面我相信会进一步加强。这一次机构改革,其实它也是部分的。你说它不是涵概了所有的行业,我们尽管这次力度很大,九个部门,九加四,十三个部门嘛,四个指挥机构,加上四个实体部门整合在一块。但是卫生没整合,对不对,卫生应急这几天不是朝鲜,有三十多个游客在那出事了,应急管理部没去,变成公共卫生应急,他确实就是应急卫生,在他那儿肯定得去对不对。我们还有很多,比如说金融风险,那它是不是有应急的问题,社会安全在政法委那儿是不是也有。

2018-04-27 14:22

主持人:

没错。

2018-04-27 14:22

龚维斌:

它也没有完全是吧,但是我们在这方面,已经迈出了很大的步伐,把九加四部门都整合到一起,综合应急的能力会进一步提升,这是三方面。第四个方面,我也是预期,随着我们城市化重视,对于城市公共安全应急管理的重视,我相信在这方面,也会有很大的起色。我觉得有这四个方面,一个基层补短板,一个是能力,另外我们就是综合,还有刚才讲的这些方面,这几个方面。

2018-04-27 14:22

主持人:

所以说您概括的非常简单明了,能够预见我们未来国家应急管理的水平会有一个很大的程度提升,能达到一个很高的,比较好的一个层面。

2018-04-27 14:22

龚维斌:

很高也不敢说,我就说这里面肯定是有巨大的进步。

2018-04-27 14:23

主持人:

您看就是说相关的工作对吧,他们都是理论和实践的结合,像在应急管理领域的话,我们这边应急管理的理论体系,或者理论积淀,或者理论知识,目前我们国家研发也好,或者说储备的现在具体情况是怎么样子的?您能不能给大家介绍一下?

2018-04-27 14:23

龚维斌:

应急管理来坦率地说,现在我们概括两句话,它是个事业,首先是个事业。现实在倒逼我们要做这个事业,人民群众这个需求,安全的需求,生活工作经济发展的需求,是倒逼我们做这个事业。应急管理我们到现在认识第二句话,它也是一个学科,对吧。

2018-04-27 14:23

龚维斌:

它有理论,如果我们不把它当做一个学科,不当做一个理论的话,这个事业它也走不稳,它也走不远。所以这几年,我一直在呼吁,我说我们这个应急管理,今后要把它学科化,你要总结一下来看的话,我们现在还是非常初级阶段。

2018-04-27 14:23

主持人:

对,萌芽阶段。

2018-04-27 14:23

龚维斌:

萌芽阶段。你比如说在大学里面,真正把应急管理作为一门学科的很少,我了解一些大学也在做这方面工作。但是坦率地讲,任重道远。

2018-04-27 14:23

主持人:

对,我觉得这个工作,未来肯定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努力方向,因为理论和实践是密切结合的。

2018-04-27 14:23

龚维斌:

现在我们说应急管理,很多时候还是说什么,实践有什么需求,我们就在推动着我们去做一些,叫应对性的,反应性的,操作性的这样一个概括性的总结,但是真正学科化、理论化,再深层次的规律化的认识还是很大的距离。

2018-04-27 14:24

主持人:

对。最后就是,因为我们刚才在前面聊的过程当中,也明确地提出了,现在我们的领导干部应急管理的能力还有待于进一步提升,突发事件应急预案管理办法里边第五章和第七章明确地提出了,预案的编制部门应该要加强相应的演练和培训,您觉得现在我们国家对于整个相应的部门,或者说工作人员,他那种应急演练或培训,他现状和存在的问题有哪些?然后您有哪些好的建议可以给我们的全社会,或政府部门提供一下?

2018-04-27 14:24

龚维斌:

这些年来,应急管理培训是受到了各级党委政府,企事业单位高度重视,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。但是呢,客观地讲,我们现在需求还是比较旺盛,但我们从供给侧来讲,培训的需求供给侧来讲,还是很不足。

2018-04-27 14:24

主持人:

对,也很匮乏,优质的资源。

2018-04-27 14:24

龚维斌:

严重能力不足,我觉得是有这么几个问题来需要引起大家注意。第一个就是说,我们现在应急管理培训,这个对象的需求出现了分化。我说你第一个要把握的是需求分化了,需求多样化了,“非典”前后,过后以后,我们那个时候培训,你讲讲一般的规律就能够基本上满足大家的需求,挺新鲜的,现在不行了。现在要专业化,要分领域,面对安全生产是怎么培训,面对自然灾害,自然灾害里面有地震、有洪水、有滑坡,有森林防火等等,不一样。所以它要高级干部。

2018-04-27 14:24

主持人:

更细,更专业。

2018-04-27 14:24

龚维斌:

他主要是讲什么?主要是讲这个管理,讲决策,专业人员他是讲技能性的。

2018-04-27 14:24

主持人:

技术和操作。

2018-04-27 14:24

龚维斌:

技术操作,所以他这个需求是分层次和类型的,发生变化了;第二个呢,像我们现在一般的讲讲不行了,他这个要专业化,要专业领域的人,包括你刚才讲的舆情,就得由专业的人来讲,不能你讲几个原则,几个原则他不会用啊,他不会操作。

2018-04-27 14:24

主持人:

也是技术活。

2018-04-27 14:24

龚维斌:

你讲得很对,这是第二个;第三个就是现在我们,这个培训需要大量的本土内容。

2018-04-27 14:25

主持人:

就是跟他演练的单位现实情况结合的。

2018-04-27 14:25

龚维斌:

不仅仅是演练的问题,是培训。演练只是培训的一种,我们几年前从“非典”以后,我们开始应急管理的教学培训,很多人讲法国怎么搞,英国怎么搞,欧洲怎么搞,俄罗斯怎么搞,日本怎么搞,很多学院就有意见,说我们的体制机制不一样,社会结构也不一样,发展前途也不一样,阶段也不一样,你讲它也不一样,我照这个行不通啊。所以我们国外的东西只能是参考借鉴,我们要本土的经验,本土的案例是吧,这是第三个;第四个呢,我觉得现在他要参与,你光讲不行啊,光说不练不行,就是说你刚才讲的要练。

2018-04-27 14:25

主持人:

实际操作一下。

2018-04-27 14:25

龚维斌:

光听不行了,所以我在这个应急管理培训里面,我总结也是三个字:培训方法要讲。

2018-04-27 14:25

主持人:

讲,讲明白。

2018-04-27 14:25

龚维斌:

要传道、授业、解惑,是吧,讲课。第二就要练,就要参与、要练习。

2018-04-27 14:25

主持人:

没错,身体力行走一遍。

2018-04-27 14:25

龚维斌:

走一遍我才知道做得对不对,会不会做。第三个字就是评,做得对不对。

2018-04-27 14:26

主持人:

优劣做个点评,找到问题。

2018-04-27 14:26

龚维斌:

有专家,有同行我们互评,同学互评,他就能提高,相互学习呀。所以我觉得这个还有经验分享,所以我觉得有这么几个词,分化,需求的分化,我们要专业,培训要精准,要本土,要参与,要分享。

2018-04-27 14:26

主持人:

点评。

2018-04-27 14:26

龚维斌:

要有这么一些,从这个需求对象来讲,从我们供给来讲,从我们方法来讲,发生很大的变化。如果说有建议的话,这个培训就一条建议,这几年我在专门做应急部门的领导工作的时候,我就提出来,要整建制严。

2018-04-27 14:26

主持人:

整建制。

2018-04-27 14:26

龚维斌:

我们现在这个培训,整建制培训,就以现在比如说一个单位,或者一个指挥部的成员来演练,以预案为基础,这样针对性,这样的实用性就非常强。

2018-04-27 14:26

主持人:

没错。

2018-04-27 14:26

龚维斌:

我就讲这么多吧。

2018-04-27 14:27

主持人:

好,谢谢龚老师。今天龚老师从应急管理体系的建设,然后未来的发展趋势,以及应急管理演练的新的诉求,和一些重要的操作原则和技巧方面,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特别多的,非常宝贵的知识和经验,还有指导的建议,所以说我们今天特别感谢龚老师,给我们带来了一次饕餮大餐,所以说感谢龚老师,大家再见,谢谢大家。谢谢龚老师。